热门搜索:

那么自己也不是那么太放心让他们去和敌军死战

时间:2019-05-01 14:45 文章来源:互联网

 要不然为什么对于那些个初出茅庐的将领,很多人都看不上,甚至是非常轻视,就因为年纪所代表了他们的经验不足。<strong>求书网WWW.Qiushu.cc</strong>『≤『≤『≤『≤而有几个像马超孙策那样儿的,三十岁出头,甚至还没到三十岁的,就已经是经验丰富了,比一般般的将领都要强不少。毕竟谁能十一岁就跑出去当兵,谁能从就跟着自己父亲征战,确实,这个也不是谁都能有那个条件,也不是谁都能做得到。
 
    乐进带兵回来,曹操摆手让众人跟着自己回去。自己不用多,他也知道,自己手下看自己这样儿,就知道自己是不是满意了。很多时候,其实曹操他也并不太多,毕竟更多的时候,不是自己带着他们征战各地,而是他们带着人马转战各地,所以不可能自己总带着他们就是了。所以不能自己去什么,他们就提高了士气,就能和敌军去死拼,就能……
 
    曹操觉得己方士卒,尽量还是别这样儿。毕竟起来如果只有自己话好使的话,那么自己也不是那么太放心让他们去和敌军死战。当然放心不放心,曹操也都不可能时时刻刻带着
 
   
 
    他们征战。所以可以他一直以来,基本上都是这么个法,那就是自己尽量少儿,这因为自己是亲自带兵,亲征各地。所以各个将领都能听到自己的训话训诫,可要是自己没在这儿呢。他们听谁去?因此,曹操就着。在自己带着他们的时候,自己少儿,让他们自己去体会,应该怎么去做。虽是自己带着众人,可自己未必就一定要太多,这个
 
    是曹操一直以来的法。毕竟兖州军虽是自己的兖州军,可这也是所有人的,毕竟有什么好处,可不是自己一个人占了。确实。曹操虽为主公,他得到的好处利益最多,那确实都没的。可同样儿,他为主公,自己吃肉,属下也至少有汤喝,这个是肯定的。毕竟你一儿好处都不给手下,还有几个为你卖命。不管手底下的人,因为什么跟着曹操出生入
 
    死。至少有一是可以肯定的,那便是曹操给了他们足够的利益。别什么不图名不图利的,这根本就是纯扯,哪有那样儿的人。没有人不为了自己的利益着的。不管是谁,就因
 
   
 
    为是人,所以根本就免不了这些东西。当然了。相比之下,有些人可能相对来。需求的少儿,不过做得不少。所以就被成为什么高尚的人,也就这样儿吧。不过在兖州军这儿,大家既然都是在一起做事儿的,那么谁不知道谁啊,不管是为了升官发财,为了金钱美女,甚至更高的追求,反正大家都在一起了,自然是得好好去做事儿。(wwW.qiushu.cc 无弹窗广告)毕竟失败者是没有什么权
 
    利的,只有胜利者,才有书写历史的权利。所以他们和凉州军,是注了定的敌人,兖州军和凉州军,就连士卒都清楚,他们这辈子也只能是敌人。而曹操对自己手下众人的忠心,他自然是满意的,不过在战方面,不是自己担心,而确实,他们还差一儿。他倒是不知道凉州军是什么样儿的,不知道马超是不是和自己一样儿,也在担心着一些事儿,然后也和自
 
    己一样儿。不过曹操也没那个心思别人,他如今要做的,就是慢慢让己方众人都能习惯,自己不话,他们自己去考虑问题。知道自己不在的时候,都应该如何去做。要不然的话,
什么总结,也没去表扬批评任何人,而是就了两句话,“各位,对于战事的事儿,我便不多言了,今日就只有一句,那便是你们自己觉得该如何去做,那便怎么去做,如此便可!妙才,大军就暂时交给你了,我这几日不多,你们都下去吧,散帐!”结果兖州军众将被自己主公如此的行为给整懵了不少,毕竟谁也没见
 
    过还有这样儿的事儿。如果自己主公早就好了,甚至以前有过这样儿的事儿,那么众人肯定不会如此,但是这突如其来的变化,让众人中绝大多数都有儿不知所措。这自己主公不管了?把大军交给夏侯渊了?还给自己这些人赶出大帐?这到底是要做什么啊,玩得是
 
   
 
    哪一出?也只有荀攸和程昱两人是彼此相视一笑,然后和曹操告辞,便一起离开了大帐。他们何尝不知道自己主公的意思,起来,他们也不是不担心,不过如今自己主公这样儿这么做的话,那么其实也是正好。最后离开大帐的是夏侯兄弟,不过他们看自己主公什么也和他们,两人也就离开了大帐。不过夏侯渊没管自己大兄如何,他直接就向荀攸和程昱追了
 
    上去,嘴里还喊着。“两位先生,慢走。留步啊!”起来荀攸这个人,平时言语不多。和武将更是没有什么接触。但是谁都知道,这个公达先生,看起来是一副读书人老实人的模样,可实际上,那心才黑啊,所以自然是没有人敢得罪他。更何况他叔父,也就是荀彧,那可是自己主公面前的红人,荀彧绝对称得上是兖州军中第一谋主。而且是深得自己主公的信任和
 
    器重。所以不管从哪个方面来看,这荀攸都不能得罪。哪怕叔侄的关系,还有矛盾,但是谁不知道,终究人家是一家人,哪怕荀彧年纪还比荀攸要几岁,可终究是荀攸的长辈,所
 
   
 
    以你要是得罪了人家的晚辈,那么荀彧哪怕是脾气还算不错。人品也可以,但却保证不了他不对付你。毕竟有几个不清楚的,像他们这样儿从世家出来的人,都是看重自己家族和自己家人。这个是必然的,要不然世家怎么才能更加壮大,不就是靠着家族的人才吗。如此才有发展,没有人。你发展个什么?至于程昱,那就更别了。谁不知道,这老头才狠啊,
 
    连人肉都能当干粮的人,他还有什么不能干出来的。所以都知道,在兖州军中,你唯独不能得罪程昱,这人太狠心,什么事儿都做得出来。所以哪怕是夏侯渊,在两人面前,也得是心翼翼。本来他可并不是能看得上读书人,但是没办法,谁让这两个太厉害,反正他知道,自己是对付不了就是了。那这样儿的人得罪不起,那么就只能是尽量交好,除此之外,没有
 
    别的办法了。而前面走着的荀攸和程昱一听,这不是夏侯渊喊自己两人吗,既然对方喊了自己,那么这个面子,还是要给的。起来两人都清楚,在己方这儿,就几个将领,有帅才,其他的众将,最多就是为将,可有几个,却是能当统帅,率军几十万战,还是没有问题的。
 
   
 
    这几个人当然包括夏侯渊,至少他兄长不行,不是不能统帅千军,实在是要真交给他几十万人马,估计能剩下一半,也就算是不错了。夏侯渊看到两人停了下来,他是赶紧跑到两人近前,然后便问道,“两位先生,这之前主公,到底是何意啊?还请先生解惑!”夏侯渊对两人是非常客气,而其这个时候更是有求于人,因此,他是不可能不好好。而荀攸和程昱一
 
    听,两人一笑,对视了一眼之后,程昱则道:“夏侯将军,这主公的意思吗,其实很简单。那便是……”程昱也没隐瞒,自然是把他所的对夏侯渊了,当然了,就几句话的事儿,夏侯渊一听,是直头。还别,幸好自己问了,要不然的话,自己明白的时候,肯定
 
    要晚上不少啊,所以他是对两人是千恩万谢,荀攸和程昱连忙摆手,两人这才和夏侯渊告辞,然后回了自己营帐。至于夏侯渊,他自然此时和自己兄长一起,夏侯惇还问呢,他问过
 
   
 
    之后,两位先生都什么了。而夏侯渊自然是没有隐瞒,直接就把程昱之前的话,给兄长重复了一下,夏侯惇听了之后,也是不住头,对他道:“妙才,看来主公果然是用心良苦,看来你这肩上的胆子可不轻啊!”着,是笑着拍了拍自己兄弟的肩膀,为兄长,当然是夏侯渊什么,那就是什么了。起来要是换成其他人做这个代理的主帅,夏侯惇确实,
 
    未必就能怎么服,可自己兄弟,他自然是没有什么过多的法。而且自己兄弟的能耐,他可是一清二楚,如果自己不如自己兄弟,这个确实是没错。基本上除了武艺能稍微比他高那么一儿之外,其他的方面,夏侯惇还没觉得自己就比自己兄弟要强到哪儿去了。
 
    这时候两人也回了自己大帐,而此时在中军大帐的曹操,看着空无一人的大帐,他心,妙才啊妙才,这如今就看你的了。这我在这儿,还是不在这儿,区别不是那么特别大。你早晚都要领兵独自战,而你和子孝他们,经验还是差着,所以这个时候就看你,到底是怎么
 

    相关内容

    热门排行